本馆动态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文博资讯 > 本馆动态
【临博学苑】马梅兰:新石器时代彩陶动物纹样的诠释——以马家窑文化彩陶为主,兼论其他

摘要临夏州博物馆馆藏新石器时代彩陶丰富,文章选取与动物相关的彩陶数件,包括两种类型:一种是在陶罐表面施以动物纹样,另一种是直接用捏塑法捏制成各种可爱的动物形状。通过对这些彩陶纹样的诠释,更深入地了解彩陶文化所代表的临夏先民的精神世界。
关键词:马家窑文化彩陶 黄土高原 动物纹饰
 一、彩陶的历史
黄河上游渭水流域以及陕、甘、青等广大地区分布着较为原始的文化形态——彩陶。彩陶是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遗存,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新石器时代先民在生产生活中使用彩陶,把彩陶当作饮食和储藏的器物,在使用过程中,会把对自然的认识、对生活经验的总结、对社会的感受用颜料绘制在陶器上。彩陶既带有新石器时代物质文明的某些信息,如造型、颜料等初步涉及科学技术的知识;也带有丰富的其他信息,如图腾崇拜、艺术表达、宗教与巫术、早期文字、情感寄托等。因此,彩陶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是新石器时代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载体,也是流传至今直接反映当时社会面貌的重要史料。我国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马家窑文化、大汶口文化等文化中均发现有彩绘花纹的陶器,其中尤以仰韶文化、马家窑文化中的彩陶最具代表性。彩陶文化时期的制陶技术以手制为主,较多使用捏塑、泥条盘筑等方法。彩陶烧成温度一般为 800—1000 摄氏度。

彩陶文化作为我国新石器时代早、中期的代表性文化,彩陶上的纹样题材很多,有水波纹、漩涡纹、叶形纹、葫芦网格纹、锯齿纹、动物纹等。在众多的花纹图案中有一些动物形状的图案引人注意,如蝌蚪纹、蛙纹、鱼形纹、蛇纹、羊角纹等。关于动物元素的彩陶有两种表达方式:一种是在陶罐表面施以动物纹样,另一种是直接用捏塑法捏制成各种动物形状的彩陶。

二、表面施以动物纹样的彩陶

彩陶文化的纹样是在发展过程中演变的,早期以动物纹样居多,后来发展成多种多样的抽象纹样。之所以有这样的变化,是因为新石器时代先民在生活之初以狩猎为生,农业尚未发展,狩猎接触到更多的是动物,动物自然成为彩陶文化纹样的主题。本文选择两件临夏州博物馆收藏的表面施以动物纹样的彩陶,分别是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的人马动物纹双乳鋬彩陶罐和辛店文化张家嘴类型四鹿彩陶罐,这两件彩陶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的人马动物纹双乳鋬彩陶罐( 图1),泥质橙黄陶,侈口,短颈,溜肩,圆腹,腹部有对称的双乳鋬,平底。施黑彩,口沿内外各饰一周宽带纹。肩腹部纹饰由两部分组成一侧饰一匹马,目视前方,长颈前伸,四肢呈前倾状,尾上翘;另一侧用一大一小两个圆圈绘出人的形状,人双臂伸开,双腿叉立;空白处点缀有两层“十”字形符号。这是一幅完整的狩猎图,此种图案在彩陶中很少见。

图片

1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的人马动物纹双乳鋬彩陶罐

图片

2辛店文化张家嘴类型四鹿彩陶罐

辛店文化张家嘴类型四鹿彩陶罐(图2),夹砂陶,敞口,粗束颈,溜肩,鼓腹向下渐收,凹底,颈肩部有对称双耳。器表饰一层白色陶衣,饰黑红彩,口沿内外各饰一周宽带纹。器表颈腹部以四条竖向的平行宽带纹将器表均匀分为四区,四区正中各饰一只同向站立的鹿。鹿头高昂,似警觉地望着远方,尾巴翘起内卷。每只鹿的上方和足下各饰两道平行宽带纹。鹿是当时的主要畜种所以把鹿刻画在陶罐上,作为一种图腾艺术。
三、用捏塑的方法捏制成各种动物形状的彩陶
本文选取了两件临夏州博物馆收藏的用捏塑方法捏制成动物形状的彩陶,捏制的动物形状彩陶与彩陶上的动物纹样表达方式可能不同,一种是三维立体的,一种是平面二维的,但是它们的内涵带有相似性。
鸭形壶(图3),泥质红陶,斜直口,空心扁圆腹,下接两片状平足。器物外形似一只鸭子,以长方体扁平腹为鸭身,两端顶部相对高出。一端呈鸭头状,头向前,刻画有眼睛,另一端为壶口,壶口呈斜向。

图片

3鸭形壶

边家林类型折线纹鸟形彩陶壶(图4),泥质橙黄陶,斜口,卷圆唇,平底,腹部有对称的半环耳,与壶口对应的一侧腹部有一卷起的突鋬。颈部饰四道宽带纹,扁平的腹部饰有细密的折线纹,下腹部为平行宽带纹。整个器物似一只鸟,壶口为头,腹部对称的双腹耳为翅膀,壶口对称一侧的突鋬为卷尾,细密的折线纹为羽毛,造型生动活泼。而另种说法认为该壶像一只龟,壶的口沿不在正中间,而是很巧妙地偏向一侧,看起来像乌龟的头部,正对着壶口的另一侧端捏制了一个小突鋬,像是乌龟的尾巴,壶口和尾巴的旁侧是两个更小的突鋬,一端已残缺,但还留有明显的痕迹。颈部和背部相连接的地方有一处微微凸起,突起的部分用黑色勾勒了线条,正像是乌龟圆润的背。这件彩陶壶制作精美,栩栩如生,与其把它称作鸟形壶不如把它称作龟形壶更为贴切逼真。

图片

图4边家林类型折线纹鸟形彩陶壶

四、浅析新石器时代彩陶动物纹样的文化意义
彩陶的图案大体有两种制作方式:一种是通过颜料绘制到胎体上,另一种是通过器物或手在器表刻画、滚压而成。这两种制作方式是有区别的。
审美意识是人的意识之一,审美意识的出现是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也是人类从动物中分离出来的根本原因。人的审美需求很难在现实生活中得到满足,人们就通过想象力和创造力来满足更高的审美需求,因此彩陶文化的发展也可以称为一种创新。彩陶文化发展的早期应该是新石器时代先民无意间在陶器坯体上用某种矿物颜料刻画一些图案或者痕迹,成品后的陶器上的那些图案很美,于是人们就刻意继续使用这些矿物颜料绘制更多的图案,并把这个方法传授给更多的人。审美激发了更多的创造力,彩陶上的图案也日渐丰富多彩。许多看似不经意的成功,可能需要漫长的时间。彩陶烧制成功,也许这种成功的开始只是偶然,最终因为需要成为流行的必然。
彩陶的成功需要同时满足三个条件:第一,新石器时代人类已经掌握了基本的矿物颜料知识,经过长期实践了解一些矿物颜料烧制后呈现的颜色;第二,在不同光洁程度的胎体上绘制同样的颜料,烧制出来后效果并不相同,光洁的胎体更容易让矿物颜料着色,烧制出来的彩陶效果更好;第三,烧制彩陶的温度也在实际烧制过程中得到验证。如果说古人真的具备非常丰富的化学物理知识可能没有实际根据,但在长时间的彩陶使用过程中,经验积累量变达到质变之后,史前人类的彩陶文化获得长足发展。
对于新石器时代彩陶纹样的含义有多种诠释,其中主要的观点有以下几种。
4.1图腾崇拜
李泽厚先生在《美的历程》中提到,在后世看来似乎只是美观、装饰而并无具体意义的纹样,其实在当年有非常重要的含义,即具有原始巫术礼仪的图腾含义。原始社会晚期图腾崇拜开始盛行,艺术形象主要有鱼类、两栖动物类和爬行动物类。通常认为鸟、蛙纹是马家窑文化的图腾,但是通过辛店文化张家嘴类型四鹿彩陶罐可以看出,鹿也可能是当时社会的图腾之一。原始社会的图腾有许多种,除了常见的鸟、蛙、鱼等几种类型以外,其他种类也有,比如熊、虎、鹿等,只是出现的频率不高。
4.2生殖崇拜
新石器时代人力是重要的生产力,彩陶上部分纹样表达了生殖崇拜的内涵。在生产力低下的新石器时代,人们无法解释很多自然现象,尤其是涉及繁衍后代的能力。他们看到自然界的一些动物、植物繁殖能力强,于是就信仰崇拜这样旺盛的能力,以期人类也能够得到更强的繁殖能力。蛙形、鸟类纹样是新石器时代彩陶典型装饰纹样,研究学者认为远古人类为了将青蛙的繁衍能力传递到自己身上,把蛙类通过写实、抽象等多种方式绘制到彩陶上,希望借助这种刻绘实现氏族的人丁兴旺。
4.3巫术
人类历史发展的早期阶段,有些原始部落既崇拜图腾又迷信巫术,图腾与巫术并不是对立的。在中国历史上,图腾崇拜的区域有限,沿用的时间也比巫术短。在彩陶装饰纹样中,有很多对巫术的描绘和刻画,比如半坡遗址出土的人面鱼纹彩陶盆,既有图腾崇拜的含义,也含有巫术寓意。很多专家认为人面鱼纹彩陶盆上的纹样是对原始先民生殖崇拜巫术仪式的描述,表现了先民对人类繁衍和保护自己的祭拜场景,也有一定的巫术性质。
五、新石器时代彩陶所呈现的丰富世界
新石器时代彩陶上的各种动物纹饰总以千姿百态的形式表现出来,彩陶纹饰是新石器时代艺术创作的代表。新石器时代彩陶承载着原始社会的文化内涵,彩陶的形制和纹饰有助于现在的人们了解当时社会的生产、生活以及宗教信仰。
5.1生产方式
从现有史前遗址发掘的资料来看,新石器时代在原有狩猎方式的基础上,已经有了种植业、家畜圈养业、捕鱼业等,它们共同构成了原始农业。在彩陶纹样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生产实践的反映。同时,在艺术处理上也呈现写实装饰、变形写意等多样性,富有很高的考古价值与艺术价值。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的人马动物纹双乳鋬彩陶罐接近于生活中的实际形象,既具有真实感,又极富装饰性。马的存在说明当时社会马已经成为人类的伙伴或者食物,人类狩猎方式和状态生动地在彩陶上体现出来。
5.2宗教信仰
宗教信仰反映原始人对生命与自然的信仰与尊崇,包括对某一种生灵的图腾崇拜,有时候甚至是多种生灵的崇拜,或者是不可知的内心中的恐惧产生的崇拜。边家林类型折线纹鸟形彩陶壶,鸟似乎已经羽化为神灵,在这里鸟与云气、宇宙已合为一体,鸟存在于世界万物之中,又仿佛在另一个缥缈不可捉摸的世界,其状态与人类的无尽想象保持一致。宗教信仰总是可以开拓古人的想象力,把现实中无法解释的现象通过抽象的彩绘纹样表示出来,并加上无限的空间,让人不由心生崇敬。
5.3生活方式
新石器时代还没有文字记录,我们可以从彩陶纹样中了解到很多原始人的生活内容、生活环境、生活状态,以及他们所要表达出来的喜悦、害怕、崇拜的感情。不管彩陶是何种形制,原始先民都通过彩陶纹样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也给了我们丰富的想象空间,任我们去自由想象和发挥。不论是鸟纹、蛙纹、鱼纹、鹿纹以及各种图案组合,都是新石器时代先民对自然界的认识反映,代表他们的想象能力和水平具有一定的高度。